孤單的荒謬反噬

壹、內容大綱

主角格雷戈爾變異後,發現上班已遲到,依賴他薪水的家人來催他;公司的法律全權代理也親自來,再次點出他的處境。變異的身體起床有困難且無法正常說話,他焦急得在辯解。家人意識到不對勁去請醫生,這讓他感覺自己仍被接納,因此他努力的打開門,卻嚇到代理和父母親。代理在驚嚇中離開他家,父母也完全無法接受,把他趕回房間。

經濟不能成為依靠他十分羞愧。妹妹因照顧他得到讚賞。當想搬動他房間擺飾給他更多空間,妹妹和母親移動家具的過程讓他無法忍受,衝出來保護他的東西-此舉嚇暈了母親。當父親攻擊格雷戈爾時,悠悠轉醒的母親又拼命保護他。這次事件使得他更加遠離人類的圈子。

這時,格雷戈爾察覺改變-父親穿上制服、母親作女紅、妹妹跑腿;那棟他為他們買的大房子反而是禁錮。妹妹不再為他花心思,房間成了儲藏室;卻擺出姿態,不許母親插手。為了增加收入,家裡其中一間房間出租給三位先生,他們的地位降成僕人。這天,房客們請妹妹拉小提琴,又馬上失去興趣,表現得不耐煩,這一切在格雷戈爾眼裡,他想要解除這一幕而衝出來。房客發現新玩具似的看著他,父親驅趕他們進房。家人討論要把他趕走。回房後,格雷戈爾失去力氣,滿懷感恩的死去。薩姆沙夫婦和女兒葛蕾特因為他的死,像是重獲新生,葛蕾特的青春正好是夢想與良好心願的肯定。

 

貳、心得感想

  前言:

  當懷著一種情緒的時候,就會外顯在臉上和氣質上。如果那一種感覺沒有辦法好好處理、沒有適當宣洩,滿過了頭,把人淹沒掉,就會像紫外線一樣讓人產生了變化,例如精神分裂,變成和其他人不一樣了。內在的不一樣不一定看得出來,如果是外在的不一樣,會怎麼樣呢?

  心得:

  我覺得我做這個工作的影響:

旅行推銷員,對格雷戈爾來說是個累人的職業。工作本身必須奔波常常離家,我曾經十二天出去帶營隊,打電話回家時就已經整個好想哭;一九一五年以前的年代,旅行推銷員一出遠門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吧,但是這是他們的工作,不得不忍受離開家的心痛。工作期間趕火車的緊張,擔心車子跑掉或晚開延宕到行程,何況當時沒有我們現在的捷運和公車這樣的交通,火車班表沒有這麼的密集,錯過了這班可能事情就沒有辦法好好完成了,心理壓力一定很大。工作上吃飯不定時菜色又不好,最簡單的吃飯都不能好好滿足,就容易失去安全感。而其中影響最大的事是由於沒有固定待在一個地方,沒有辦法交到相知相惜的好朋友,就少了一條重要的宣洩情緒的管道-聽過了那些常常搬家,必須常常轉學的人,他們的友誼都很少能夠長久維持。我無法想像我沒有朋友可以分享快樂和傾訴悲傷的樣子,應該會很慘很慘。

公司的不公平待遇也是增加壓力的因素,格雷戈爾早上五點半就得要起床,工作量遠遠超出其他的旅行推銷員,但卻沒有得到應該得到的待遇-他遲到,根本只需要派一個小職員來通知就可以了,但全權代理立刻來到他家查證,在他家人的面前也毫無保留的說出不留情面的話;辛辛苦苦得到的收帳權也馬上被沒收。不被公司信任的員工,要怎麼信任公司,對公司全心全力的付出呢?

公司裡的同事也是,「那人是老闆的走狗,沒脊樑也沒頭腦」有這樣無法體諒不能患難與共的同事,該怎麼一起努力、一起工作?記得我以前打工的地方,除了喜歡老闆娘,兩個姐姐也超令人開心的!每次去上班都很開心,自然壓力也減輕了,原本不能夠忍的也都可以忍下來了!

公司對待格雷戈爾的制度也很奇怪,五年來沒有生過一次病,對任何人來說幾乎都是不可能的。可見格雷戈爾就算身體有毛病,也是隱忍著不發作,心理的痛苦更不可聞。醫生對格雷戈爾而言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藥方,只是個否定他不舒服的權威而已。很委屈,心理上或身體上都是。

  目標的影響:

格雷戈爾認真又拼命的工作,都是為了替父母親還債,並不是為了自己。如果是為了自己的前途而努力奮鬥,或許不開心的一切還能夠忍受,因為自己懂得自己的勞苦,會安慰自己。為了家人努力,但卻得不到家人的體諒,就失去了支撐的動力,相對的壓力也就會越來越大;我之前聽過一則新聞,有個高材生的人生是高中第一志願、大學醫學院、出社會後和名媛結婚,一生平步青雲順順利利;忽然就在四十歲的時候,他放下所有的事業、財產、身分,告訴身邊所有的人說「我已經做到你們要我做的了,現在該放我走了。」為別人而努力,如果得不到應該有的回報,是會失去信心和支柱的。

  家庭背景:
在格雷戈爾眼中,爸爸是一個威嚴而有距離感的人。我認為就心理學的角度來看,男孩在成長的過程中會下意識的模仿「爸爸」這個角色,長大後也就會成為爸爸那樣的人。威嚴而有距離感的父親並不少見,事實上很多親子關係都是這樣的。而格雷戈爾的家庭裡,爸爸公司破產後,在家裡靠兒子養老;卻因為大兒子的發病重新穿上制服,似乎是返老還童而取代兒子的位置和價值。當然以老父親的身體和心靈都不可能做到,但是他們之間互相競爭家庭主導權的暗潮四處可見。

媽媽是最心疼兒子,也最能夠接納兒子的。就算他變成一個怪模樣,不能說話不能幫忙做事情,更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復原,母親都希望能夠保留和保護格雷戈爾本身和他身邊的東西。但可惜的是這個母親的角色並不強勢,只能夠任憑爸爸和小女兒的擺佈。她唯一能夠做到的,就是直接性柔和的對待格雷戈爾,和間接性質的等到其他人要傷害格雷戈爾,再出面制止而已。

妹妹在格雷戈爾眼中,是個聰明而且擁有天賦的小寶貝。在格雷戈爾因為工作繁忙漸漸和家人疏遠時,她仍然和年歲相差許多的哥哥保持很好的關係。但是,在妹妹的角度來看,由於親哥哥太過於有能力,展現出一肩扛起全家經濟,進而操控全家生活的魄力,在父母的眼中,妹妹是一個「沒有用的女孩子」。孩子是會爭寵的,我自己有兩個弟弟,我也有這種負面情結,當我發現我自己這麼想的時候,我真的很驚訝!照著劇情,小女孩的很厲害哥哥倒下了,而家裡只有小女孩有勇氣去照顧當年的英雄,自然在父母的眼裡徹底改觀,另一方面女孩得以控制哥哥的生活,她當然不願意哥哥復原,我想這也是妹妹想要搬走格雷戈爾房間的人為家具,把他推向野性的那一端的原因。

這個家的人,都有各自的理由,而讓自己軟弱的待在家裡給格雷戈爾「供奉」著,甚至總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。一直到格雷戈爾倒下了,不行了,才又振作起來,利用格雷戈爾的不幸,重新得到自己生命價值。這樣對嗎?如果自己有能力的話,我希望可以自給自足,不用擔心造成別人的負擔,也不用償還人情債,能夠不依靠別人最好,這樣的人生也真正能夠在自己身上肯定自己的價值。

  劇情的轉角:

導因是妹妹的觀察,發覺格雷戈爾心裡是有一部分希望,能夠有更大的空間活動。這部份算是格雷戈爾的「本能」-天性的,像是餓了想吃、睏了想睡那樣。心裡的聲音是如此說著,但是另一部分,人性的格雷戈爾放不下他私密的房間-把房間處理掉,就象徵把格雷戈爾心中那塊剩餘的意識掃除一樣,讓他感到害怕,所以才會不顧一切衝了出來,不惜驚嚇到他深愛的母親。這種壓力,就譬如戰爭下易子而食、荒海上同船而食,泯滅人性的深深恐懼。格雷戈爾打開他私密的心房容納妹妹和媽媽,但是親妹妹卻打算聯合母親親手抹滅哥哥的人性,而且就在當事人面前這麼做,想必格雷戈爾的心裡一定很不好受,很有被背叛和離棄的感覺。現在當紅的一部連續劇《娘家》訴說的就是即使女兒嫁出去了,也永遠有原始的家人當靠山。我爸媽甚至告訴我:「你就不要嫁了,留在家裡就好。」和我弟的關係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又能力以內互相幫忙,我實在無法想像我家裡這樣對我,那就像是失了根的蓮花,該何去何從?

「『啊!』他一進門便馬上喊了起來,聲音聽起來既怒又喜。」這是父親對於發病後的兒子出房間的反應。怒是因為對於病態化狀態的兒子踏出房門嚇人;喜是兒子還活著,這就是對作父親的最大的安慰。可惜的是這位爸爸不知道該怎麼和兒子相處,「從他新生活的第一天起,父親就認為有以最嚴厲的方法對待他是最合適的。」完全不暸解兒子的需求和渴望,這樣的男人楷模也許也造就了格雷戈爾和人相處上的冷漠。

  結語:

格雷戈爾內在的壓力,除了自己沒有能力宣洩,週遭所加深的因素更佔大宗。一定要有方法好好處理自己的情緒,才不會荒謬到倍孤單吞噬掉了。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sapple2 的頭像
jsapple2

~ 灕紫〃暴風眼之戀 ~

jsapple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